第二十四章:幸运い酒(十四)

字数:5691   加入书签

A+A-

    与此同时,楚家悄悄雇佣了两批人马,一批去楚杏纭的公寓里找资料,一批直接去刺杀楚杏纭。

    本来虞景竹只是吩咐楚熙去搜索资料,但是楚熙却自作主张,他这个侄女儿,可不能多留。本来对付这么一个小姑娘,派出一个杀手就够了,可是他听自己的妻女说,这个小姑娘有点邪门。

    楚熙再结合一下警方来调查取证时楚宅的监控摄像头始终没有拍到她的画面,也觉得应该小心为妙。所以他派出了八个精英杀手专门堵截她。这下,就算楚杏纭再有能耐,恐怕也是插翅难逃……

    “吧嗒,吧嗒――”,寂静的巷子里反复传来脚步声听起来很是清晰,声音在不断变换,有时是一个人,有时好像又是千军万马。陶安念回头,却空无一人。

    她低头若无其事的弯下腰避过了眼前一根犹如蚕丝般细长的铁线,只要她再晚那么一步,那根铁线就会立马割破她的大动脉。

    埋伏的杀手相继对视了一眼,脸上皆是肃穆起来的表情,铁线在明亮的光线下都不能轻易令人发现,更何况这种昏暗的巷子里。看来他们要刺杀的这个小姑娘果真不简单。

    他们决定直接行动,很快几个人尽数从掩藏的地方跳出来,直接包围了陶安念。

    陶安念慢条斯理地把那根铁线拆下来塞到兜里,又随手从垃圾桶里拾起来一块还算趁手的破损板砖,不用说,就是干。

    他们八个人中,有两个人在远处狙击,其他人手里拿着直接刀刃刺上来。

    没想到陶安念这个鸡贼,直接扔了一个烟雾弹,不仅远处的狙击手瞄准不了了,巷子里的杀手也全部看不见了。

    对面大楼的狙击手耐心等待烟雾消散过后,却发现巷子里散落的七零八落的都是自己同伴的“尸体”,在往相邻大楼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一探,人已经不在视线范围内了,只有枪上溅落的血迹可以知道他发生了什么,狙击手头一次感觉到有些紧张起来,汗毛竖起。

    “你是在找我么?”狙击手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还没等狙击手转头,“啪唧――”头骨碎裂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楼听起来很是清晰。

    “第八个game over。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从黑暗里走出一个黑影,身形看不出是男是女,因为他的动作很快,一个眨眼的功夫就直接闪到了陶安念面前,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他手上没有工具,似乎就只是想活活掐死她。

    陶安念眼神一闪,这么快的速度,根本超出了这个位面的极限,除非他也是――任务者,而且还是最高等级的任务者。

    若不是陶安念为了逃避天道,给身体下了一道禁制,完全可以轻松避开他,可现在,她的处境很不妙。

    陶安念似乎感受不到窒息似的,飞快的从兜里掏出那根铁丝,注入了一点灵力往他身上一划,深可见白骨,那人很快从十八楼的窗户上跳走不见了。

    果然,害怕灵力么?陶安念琢磨到。

    陶安念回到公寓,家里已经被翻的一片狼藉,楚熙的合同已经被拿走了。

    可是她有备份啊,想不到吧,这年头,谁还把重要的东西直接大大咧咧的放在家里,还不是要先在手机里存起来。

    她也没打算重新夺回楚氏集团,因为这不在她的任务范围之内,所以,她决定把这些商业机密全都送给楚氏集团的死对头,还有一些违法的文件,陶安念匿名发给了税务局和检察院。

    除此之外,陶安念还送给了楚熙一个小礼物,希望他能够喜欢。

    另一头楚宅书房里迎来了几个人,他们把楚熙的合同文件完好无损的献上去,楚熙不由得抚掌叫好,没想到,正在他得意洋洋之际,中了迷幻蛊的杀手领头直接给了楚熙一刀送他上西天。

    第二天,陶安念起了个大早。今天没有她的戏,所以她打算去a大拐角的咖啡馆等着碰碰运气,看下能不能等到祝锡瑞。

    学霸不愧是学霸,祝锡瑞清早就骑着自行车来到学校图书馆里自己自习。要说这祝锡瑞啊,真是当之无愧的校园男神,学校里学习好的没他长的好看,比他长得好看的学习又没他好。

    实际上学校里长得比他好看的寥寥无几,但是听说a大上一届学生可是有许多风云人物,比如说现在娱乐圈当红的虞导演,还有灵琅娱乐的执行总裁谢星酝,当然,最受女孩子欢迎的当属京城乐家的大公子乐卿萧了,据说很会打篮球,撩得一手好妹,可惜都毕业了。

    虽说祝锡瑞家里并不富裕,可是他够努力啊,周末的时候常常去打工赚取生活费,有时还能给家里寄点生活费。听说现在已经被一家大公司录取了,现在正在实习,平时待人处事也不错,同学遇到困难了也很热心,只是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了,昨天被陶安念这么一闹,祝锡瑞平时苦心经营的形象全毁了。

    他敏感的也发现今天自己的同学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时不时小声的低语交谈几句,目光时不时的往他身上瞟。

    祝锡瑞感到有点烦燥,这么吵的环境怎么读的下去,头一次在别人面前破坏自己完好无缺的形象,直接把书往桌子上一摔,叫住了一个路过的小学妹问个究竟。

    小学妹第一次离自己男神那么近,羞红了脸低着头结结巴巴的回答,却错过了祝锡瑞眼里一闪即逝的不耐烦。

    了解情况以后,他去保安那里打听情况,顺利找到了陶安念给他留下的字条:9月3日早上十点,学校拐角的咖啡馆见一面。

    十点么?祝锡瑞的漂亮的眼珠里闪过一丝阴霾,很快陨落。他面无表情的把字条撕的粉碎。

    九点五十分,祝锡瑞如约而至,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咖啡厅角落的少女,正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少女如琉璃般夹着苍凉的眼在烟火喧嚣处流转,精致的娃娃脸上没有表情,一头藻蓝色的卷发绑着两个稚气的双麻花辫,发尾用浅粉绸丝绑着。她坐在咖啡厅看风景,殊不知也成为了别人眼里的一道风景。

    真精致呢,漂亮的像个洋娃娃,和他第一次见到楚杏纭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祝锡瑞不自觉的舔了舔干裂的唇。

    看清了眼前的人,陶安念微微抿了一口茶,镇定自若的说:“坐。”

    祝锡瑞看见她的样子,反问道:“祝杳萌?”

    陶安念很快的反应过来那应该是楚杏纭另一个人格的名字,看来,这个人格的产生果然和他有瓜葛。

    还没等陶安念回答,祝锡瑞就自言自语道:“不管你是谁,都是我的小公主。”说完,便执起她的手很是中二病的献上一吻。

    陶安念瞪大了双眼,在来之前自己把她和祝锡瑞可能会发生的场景全部过了一遍:打架,撕b……就是没想到祝锡瑞会突然亲她的手,难道他发现了自己刚刚上厕所没洗手的事情吗?那也不该是这个反应吧。

    而刚好坐在咖啡厅里另一头的乐卿萧直接把咖啡喷了出来,趁虞酒清发火前赶忙拉着坐在对面的他往陶安念那个方向看。

    此时场面已经惨不忍睹了,因为反应过来的陶安念直接走上去,反手就是一个过肩摔,然后专门把脚往祝锡瑞脸上踹,看起来怎么狠怎么来。不过她也有分寸,使得都是巧劲儿,最多只是擦伤,疼过之后就没事了。

    祝锡瑞只是一个文弱书生,根本无力招架,更何况陶安念可是能徒手掰断钢筋的狠人。

    不过他似乎也没打算反抗,望着陶安念痴痴傻傻的笑。

    乐卿萧不由咋舌,这姑娘,可比自己当年在学校混的时候下手还更要狠辣,他们这些人家族都是有专门的培训过的。但是陶安念不同,看她出手的方式,就是专门找疼的地方打,很像是那些小混混使得路数。

    乐卿萧不知道,自己在分析的时候,虞酒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摸摸跑过去,狠狠地踹了地上人两脚,当下祝锡瑞的口鼻就流血了。

    陶安念停手,诧异的问:“你和他有仇?”

    虞酒清老实的摇摇头,“没有。”

    “那你还踹这么狠?”

    于是的于是,陶安念和虞酒清顺利的坐上了一辆车――警车。哦,还有乐卿萧那个电灯泡,作为家属来陪护。

    陶安念第一次坐警车,有点新奇。小脸蛋红扑扑的,兴奋的说:“警察叔叔,可不可以,开个音响。就是听起来:‘哇儿~哇儿’的那种。”

    “你怕是想屁吃。”开车的警察叔叔并没有理她,是乐卿萧说的。虞酒清很是护短的瞪了他一眼。

    这是身旁的女警笑了笑,默默把警示器打开了。陶安念有了音效,感觉很是新奇,高高兴兴的冲警察小姐姐道谢,却发现这个小姐姐看起来很是面熟,“咦?莲榈。”

    莲榈就是之前陶安念在快穿局是给她引路的小姐姐。

    莲榈大吃一惊,这这这都能认出来,明明长得根本完全不一样啊!!!

    陶安念不管旁边还有人,直接大大咧咧地问出来:“莲榈也是来这里做任务的吗?”

    莲榈点点头,又摇摇头,“即是,也不是。”

    这倒让陶安念感到有些不解了,不过她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选择了换一个话题:“一个位面可以承载多少个任务者呢?”

    “这要看情况,如果是任务者之间的试炼任务,需要多人参与,而普通位面的话,最多只能承载两个人,比如说这个位面。”

    “若要是这个位面还有一个任务者呢?”

    莲榈疑惑的说:“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位面还有一个任务者。”

    “虽然我只是怀疑,但是**不离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危险了。因为他极有可能是接到特殊任务来通过绞杀阻止我们的。”

    两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说着话,旁边的人是一句也没听懂,这都啥和啥呀?

    到了警局,还是那个熟悉的时间,还是那个熟悉的地点,还是那个熟悉的审讯室。听说他们警局的局长虞景竹被上级找去接受调查,一时间,警局里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