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该不该打?

字数:6614   加入书签

A+A-

    “爸,你不要听他信口胡说,明明是他故意抢我的宝贝,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地扭曲事实,还把我哥哥打成这样”韩如雪义愤填膺,道出沈飞身份,“他就是许家的上门女婿,你根本就不用怕他。”

    韩一峰听道,脸色骤然盖满冰霜。

    “小子,我韩家是对是错,轮不到你个外人来议论我韩一峰回去自会处理。”韩一峰目光不善地盯着沈飞,“至于你,不过是许家的赘婿,谁给你胆子动我韩家的人还斗胆打伤我的儿,简直是罪大恶极今天这事,你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便替许家清理门户。”

    沈飞不怒反笑,“韩家主要交代若是我没有本事,就该换成我被踩在脚下。那时候,韩家主又能给我一个合适交代”

    “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我来给你交代。”韩一峰寒声回道。

    “这就是韩家主的态度是吧”

    沈飞收回目光,勾起嘴角,冷笑出声,“常言道,养不教,父之过。韩家主既然没能教育好自己的子女,也不愿意去改正,那么,我今日就好心帮你一把,给你的子女一个教训。”

    说罢,沈飞起身,对着韩腾抬起右脚

    “咔擦”

    一声脆响,从韩腾身上响起。凄厉惨叫,紧随其后。

    “啊”

    韩腾的身子因为剧痛,颤抖不已。沈飞这一脚,生生将他肩膀踩碎。

    “混蛋你居然敢伤我儿子”

    惨叫声,让韩一峰咆哮了,“给我上废了这小子”

    话刚说完,他身后十来个保镖当即冲出,将沈飞包围起来。其中两个,率先对沈飞出手。

    “嘭嘭”

    但两个保镖还未靠近沈飞,一道身影横插进来,抬脚将保镖踹飞回去。

    “想动飞哥,先过我这边。”

    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石蛮。

    魁梧的身材,比之保镖还要壮上三分,一身煞气,更是隐而待发,气势比起保镖,至少强出两三倍之多

    “你又是哪里来的多事之人,看不清是我韩家做事”韩一峰低吼质问。

    石蛮不以为意,报出名号,“石蛮。”

    “魏老四的人”

    听到石蛮名号,韩一峰面色一愣,下一秒却又恢复愤怒,“魏老四又怎么样哪怕是魏老四本人在这,我韩一峰也要他给个交代兄弟们,给我上谁废了这两个人,老子赏钱一百万”

    儿子被人当面踩断手臂,他韩一峰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二十来个保镖,气势不可为不足。负责韩一峰安全的他们,实力自然不弱。

    但经由沈飞指点过的石蛮,根本就不是寻常保镖能比得了的

    三分钟不到,二十个保镖竟全都被石蛮放倒在地

    韩一峰愣了,没想到石蛮有如此身手。

    “韩家主,你这些保镖,不中用啊。”

    沈飞轻飘飘的一句,如同巴掌,狠狠的甩在韩一峰脸上。

    “小子,你很狂我在东海市活了快六十年,你是我见过最狂的一个”韩一峰怒视沈飞,如同发怒的雄狮,气势惊人。

    “可你以为有魏老四撑腰,就能为所欲为了吗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有的人不是你能轻易招惹的”

    说完,韩一峰从兜里摸出手机,就要摇人。

    这时,急促的脚声步从外面传来,一位西装革履,气场比起韩一峰,还要强上三分的男子走了进来。

    来者正是东海市有名的商贾,王添龙。

    他冷冷地一扫全场,出声问道“谁在我的场子闹事”

    “王大哥,怎么把你给惊动了”一见人来,韩一峰赶忙笑脸迎接。

    王添龙面无表情的说道“韩一峰,你来我这里喝酒,还要带一群保镖怎么着,嫌我这里太冷清”

    韩一峰赔笑道“王大哥,您别生气,不是我故意带人闹事,而是有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实在太可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挑衅于我不仅抢了我女儿的宝玉,还打伤我的儿子,似这般狂妄之徒,王大哥,您说,我韩一峰能轻饶他吗”

    “敢在我的地盘惹事活得不耐烦了”王添龙冷哼一声,“你给我指出那人,今天,我定要让他褪一层皮”

    王添龙的语气中满是肃杀之意,令得围观的人战栗不已。

    有的人望向沈飞的目光,充满幸灾乐祸。

    “这小子先是招惹韩家,又得罪了王添龙今天必死无疑”

    “王添龙的势力可不是一个韩家可以媲美他若诚心对付一个人,就是特殊人员,也叫他有死无生”

    将众人的议论听在耳里,韩一峰一扫之前的颓势,抬起手指了指,目光凶狠地盯着沈飞,“就是他”

    “沈大哥”

    王添龙循着韩一峰手指的方向看去,目光陡然一凝,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怎么会是您”

    一句话说出,仿佛抽干了王添龙所有的威风,面对沈飞,他只有满脸的诧异。

    “王大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就是许家的一个赘婿,怎么当得起你称呼一声大哥”

    韩一峰不动声色地提醒王添龙,沈飞不过是个上门女婿,身份卑贱到底

    “闭嘴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王添龙回头呵斥一声,满脸笑容地走向沈飞,“沈大哥,你好,我是王添龙,很高兴在这里又遇见您”

    您

    韩一峰与一众看热闹的人,惊得差点下巴都掉在地上。

    王添龙可是东海市屈指可数的富商大贾,尤其是在刀疤覆灭之后,身家更是一夜暴涨几个亿

    一时间,风头无两

    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认识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还刻意在语言上讨好对方

    看着王添龙走来,沈飞瞄了眼边上石蛮。

    “飞哥,他是飞鹏集团的王总,那天宴会上,您应该见过。”

    石蛮这一提醒,沈飞就想起来了,他含笑着点点头,“王总好。”

    “在您面前,我可不敢称总,您若是不介意,叫我名字就好”王添龙笑得愈发谄媚,“沈大哥,您来我酒吧,怎么不提前打一声招呼,我好亲自来接驾”

    王添龙只字不提韩一峰的事,仿佛忘了之前放过的狠话。

    沈飞是谁魏老四的老大,杀了刀疤的人绝对的东海市地下首领

    若是因为小事招惹上,那他王添龙还想不想在东海市待了

    沈飞淡淡一笑,“我是收到韩家的邀请,这才过来看看”

    王添龙无奈地回过头,望着韩一峰。

    “王大哥,他到底是”韩一峰吞咽口水。

    “你说沈大哥他是魏老四请来的高人,实力恐怖至极我倒忘了,那次宴会你没去,自然认不得沈大哥。”王添龙解释道,末了低声补了一句。

    “刀疤便是他解决的。”

    这一句,如同晴天霹雳,在韩一峰耳边爆炸,让他只觉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刀疤是被沈飞所杀

    这哪里是魏老四在给沈飞撑腰,分明是沈飞在给魏老四撑腰啊

    可笑的是,他韩一峰刚才还说看在魏老四的面子上,不与沈飞计较

    这一刻,韩一峰脸上表情如同幻灯片一般,变得飞快。

    原先的愤怒,顷刻间一扫而空,换成了惊恐、后怕、纠结等等情绪。

    “不对这不可能他不过是许家赘婿,怎么可能有那个本事”韩一峰突然想起沈飞的身份。

    联想之前的一幕至始至终,出手的都只有石蛮,沈飞根本没动过手。

    “什么狗屁高人肯定是他装神弄鬼骗了魏老四”

    韩一峰双眼一亮,目光凶狠地盯着沈飞,“沈飞,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敢废我儿子手臂,我今天不断你手脚,我就不叫韩一峰”

    “这”王添龙傻了。韩一峰这是气疯了

    为了与韩一峰划清界限,王添龙主动站到沈飞的身旁,低声问道“沈大哥,要不要我把这个傻叉丢出去”

    沈飞摇摇头,往韩一峰走了过去。

    韩一峰怒视沈飞,一副恨不得要将他吞下去的神情“小子,你给我等着,我”

    “啪”

    沈飞冷不丁一巴掌,将韩一峰抽歪过去。

    韩一峰呆住了,下一秒,面容扭曲。

    “你居然敢打我你特么居然敢打我”

    “啪”

    “教子无方,纵容闹事,该不该打”

    “啪”

    “是非不分,目无法纪,该不该打”

    “啪”

    “心胸狭隘,毫无度量,该不该打”

    沈飞每说一句,便是一巴掌抽在韩一峰脸上。连着三巴掌,最后直接把韩一峰抽翻在地。

    然而,摔翻在地的韩一峰,扭曲的神情,变得狰狞“王八蛋,老子毙了你”

    咆哮声中,韩一峰居然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沈飞。

    可就在韩一峰要扣动扳机的时候,沈飞先一步按住手枪。他的脸上,已是不见笑容。

    “不知悔改,还想当众行凶”

    语毕,沈飞捏着手枪,发力一转

    “咔擦”

    清脆的声响,从韩一峰身上响起。下一秒,他倒在地上,抓着自己右手,在哀嚎声中翻滚。

    “断你一条手臂,当做教训。若是以后不知悔改,我便让东海市往后再无韩家。”

    一句话,让一旁站着的王添龙,莫名打了个寒颤。

    沈飞这话是对韩一峰所说,却同样适用于东海市一众商贾。

    东海市的天,彻底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