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郭瑶要嫁人

字数:3775   加入书签

A+A-

    晌午饭过了,郭勋还真的掀开门帘进来了,可把易佳人高兴坏了,忙站起来给他让坐。

    坐在留着她体温的椅子上,郭勋红了脸“易姑娘,你看到我来这么高兴么?”

    “是啊。”易佳人嘻嘻笑着,把一个用黄绸包着的小包裹放到他面前,上面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这个给你的,上次我哥的事谢谢你了。”

    “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郭勋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拉开了黄绸,顿时一个精美绝伦的锦盒映入眼帘,“这个是?”

    他很诧异,这个盒子少说价值千金,易佳人要是有这样一个盒子,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当掉去赎她哥哥。难道是在考验自己,那自己这是过了还是没过?

    易佳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随便编了个慌“这个盒子是我们家祖传的,我之前一直舍不得拿去当掉,你为了我哥的事把自己私藏的字画都当了,我把这个盒子送给你,算是补偿。”

    这只是个善意的谎言,郭勋却信以为真,内心涟漪又起,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居然要送给自己,还是家里祖传的,这么说不就是接受自己了么。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突然抓住易佳人的双手,眼里似有点点星光,“佳人,我一定会好好接受你的心意的。”

    看着他的神情不对,易佳人忙抽回了手,感觉自己怎么像说错话了,她垂眼思索不敢抬头看他热情似火的眼睛。

    该怎么跟他说才不会伤他的心呢?他要是能像肖宇文那样厚脸皮就好了。

    正想着,外面伙计来喊她了,还是正事要紧,她也顾不上郭勋,出去了。

    郭勋捧着个盒子坐在里面傻笑了半天,见易佳人还在外面跟几个异国人周旋,听着像是个大买卖,估计得很长时间,眼看快到下学的点了,他怕易临风看见自己翘课来找她妹妹,拿着盒子回家去了。

    得了这个念想,郭勋几天都没去找她了。快年底了,来年的春闱得准备着,哪怕考不上头名状元,成绩也不能太难看,最起码不能输给已经半个月没来书院的肖宇文。

    不过,半个月后他就来了,看到郭勋每天春风满面,跟易临风好得跟一个人一样,他也不嫉妒了,自己背上的伤可还没好呢。

    像易佳人那样的女人,谁娶回家谁倒霉,那天辛亏是把鞭子,要是把刀,估计她也砍得下去。

    只是这么长时间在家趴着,也没什么收入,自己的一点私房钱都花得差不多了,他又找来了秦子钰“诶,你去帮我找点活吧。”

    秦子钰斜了一眼旁边的易临风“你这么长时间没来,他把你的生计都抢了,我看你还是找别的出路吧。”

    听闻被易临风抢了活计,肖宇文给自己找台阶下,“还是算了吧,闲了这么长时间,也不想抄抄写写的了,随他去吧。”

    他挥挥手让秦子钰退下,自己好睡觉,秦子钰却凑近他神神叨叨“听说前几天宫里的猎豹一夜之间都被人杀了。”

    “是什么人杀的?”肖宇文趴着没抬头。

    “那人来无影去无踪的,谁知道是什么人,不过应该是位武林高手,还真是大快人心呐。”

    “哼。”肖宇文冷笑一声。那些畜生被豢养着,还不时要跑出来伤人,被杀是为民除害。

    趴了半天秦子钰还没走,还在旁边跟他说着猎豹被杀的事,肖宇文嫌他吵,“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你跪安吧。”

    “诶,还有件事呢。”秦子钰的八卦有点多。

    “什么事,快说。”

    秦子钰从怀中拿出一张请帖“郭勋的妹妹要出嫁了。”

    “嗯,知道了,退下吧。”这对肖宇文来说不是什么新闻,郭瑶上次跟伍云飞和好之后,两家的长辈一撮合就把两人的婚期定下了。这月十五就是好日子,下帖请了宁安城所有的官宦富贾参加婚礼。

    一大早郭勋就到书院下了请帖,却独独没给肖宇文。

    他要在婚礼上当着众人的面牵易佳人的手,不想看见肖宇文扫兴,更重要的是怕他从中作梗。

    而且母亲似乎还挺支持自己的。

    肖宇文也不稀罕收他的,前两天郭瑶就把贴子送到家里去了。这场婚礼他一定会去的。

    十四这天的晚上,出去玩了半个多月的伍氏匆匆赶回来了,回来参加郭家和伍家的婚礼。还有之前易佳人的事情,得抓紧办,不能让儿媳妇被人拐跑了。

    当晚打听了老韩家的住处,她就派人去请易佳人,去的人却吃了个闭门羹。

    伍氏不免有些恼易佳人不懂事,更多的是怪自己儿子不争气,天天跟易临风在书院里,怎么也不学学郭勋讨好些未来的小舅子。

    她来到儿子房间,见他正和肖满文对弈,似乎还有彩头,看样子赢了不少眉开眼笑的,肖满文却一脸哭相。

    “宇文,你又骗弟弟钱了?哪有个做哥哥的样子。”他的一些小伎俩,伍氏都知道,他自己每月有二两银子的月银零花,却总是惦记着弟弟的那半贯钱,这个小的也是好骗,经常是发了月银还没捂热乎就被哥哥骗了去。

    肖宇文委屈,“我哪里骗他的了,都是凭本事赢来的。”

    骗自己弟弟不需要什么本事,闭着眼睛就来。

    伍氏有正事跟他谈,拿了一两银子给肖满文,“去睡吧,我和哥哥有事要谈。”

    本来输得要哭鼻子的肖满人,得了一两银子,高高兴兴的睡觉去了。

    肖宇文看着眼红“母亲,您太偏心了吧,为什么给弟弟不给我?”

    伍氏眯眼一笑,在他身边坐下,拉着他的手摩挲着,显得格外慈祥,“帮我办件事,我给你十两。”

    “什么事?”肖宇文警觉起来,一般母亲不会这么大方,给的银子和事情的困难程度是成正比来的,上次许了十两银子把自己骗去湘州郡相亲,这次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

    “呵呵”伍氏笑得更灿烂了,光滑的脸上都起了褶子,“你到老韩家去把佳人接到家里来就好了。”

    儿子虽然被打了,但这么长时间应该消气了,毕竟这事是他不对。

    易佳人给的纸条她当时没看,过后可看了,什么酒后失德,臭小子就是对人家姑娘使横了,才被打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得去赔礼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