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玄陵回来

字数:4689   加入书签

A+A-

    发现能动了,叶汐连忙跑过去,扶起君翎宸后再去扶罗逸泽。

    “师傅,你,你们怎么样?我带你们去找大夫走”叶汐抹了一把泪痕,一手扶着君翎宸,另一只手扶起罗逸泽。

    “没事先回客栈吧。”君翎宸有些气弱。

    “不行,先”

    “你应该,看得出来他不是一般人,既然如此平常的大夫怎么会治得好。”君翎宸说的有些艰难,一抹血色又从嘴角流出。

    “我的医术,你应该清楚所以暂时不会有事。”

    抬起一只手,缓缓地从胸口拿出一个小瓶,交给叶汐。

    “拿出两颗,这个能让病情缓和一些。”

    叶汐皱着眉头,眼眶有些阴红,她双手扶着两人,万一接过药他们倒了怎么办?

    “站得住,还没那么弱。”君翎宸淡淡一笑,抽出被叶汐扶着的胳膊,走了几步扶住罗逸泽。

    叶汐匆忙倒出两颗递过去。

    服下药丸,两人果真好了一些,起码能站得稳了。

    凡人的身体,真的很弱。

    “走吧,去客栈等义父回来,义父的医术比京城的大夫好,可以说还未有一个人的医术比他高。”

    这话,他说的倒是真的,只是他学的不够精湛,因为样样都学,所以没办法把每一样都做的完美。

    走出烟雨阁,周围又是一阵唏嘘,这次偷偷围观的人多数都是男子。

    前方,两个衣着白色的男子缓缓走着,脚步很慢,却很稳,面容多了几分病态。

    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大红衣衫的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一个人,满眼的担忧。

    仿若这世间,除了她眼中的那名男子,再容不下其他。

    众人皆叹。

    若世间有一物入得了她的眼,即便是根草,它也定会拼尽全力变得很好。

    客栈。

    照顾完两边,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暗了。

    倒了一杯热水,叶汐放在君翎宸面前,坐了下来。

    “师傅你回去休息吧。”

    君翎宸淡淡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罗逸泽“他上次的伤还没好,这次又”

    “可是你也受了伤啊。”

    叶汐咬着唇,些许泪光闪过“我不是让你走吗?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叶汐姑娘,你救过我一命,今日,就当是报了恩情。”

    “又不需要你报。”叶汐低语着,敛了敛眉眼“我欠你的,都还不清。”

    “叶汐姑娘,你在说什么?”君翎宸嘴唇有些苍白,目光看着眼前低着眉眼的女子。

    “没什么,师傅,有你真好。”

    叶汐笑了笑,想起当初他不顾一切带她走的时候。

    倘若他没有来,这个时候,她早已是魔尊夫人,早已跟魔界撇不清关系了。

    她欠他的,又何止一星半点。

    “叶汐姑娘,我我其实不是你师傅,你,你的师傅是不是跟我长得有些像,所以你才”

    “嗯。”叶汐点了点头,目光注视着他。

    看着那双真挚又朦胧的双眸,君翎宸忍不住抿了抿唇,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你愿意的话,以后便喊我师傅吧。”

    “好。”叶汐微微扬起嘴角。

    “罗公子,你知道小”

    房门一开,君翎宸与叶汐同时转头看过去。

    “小宸,小汐,你们怎么在这?”

    “义父。”君翎宸想起身,被叶汐压了回去。

    “玄伯伯,你快看看他。”

    看着叶汐慌张的眼神,玄陵立马明白了。

    没有多说,上前坐在君翎宸眼前,把手搭在手腕处。

    几秒钟后,拿出随身携带的针包,取出几根较长的银针,将衣服扯了扯,刺入胸口处。

    又过了几秒,黑色的血液流淌出来,玄陵又按了几处穴位,看到君翎宸嘴角流淌出来的血液,这才收了银针。

    “没事了,这一拳力度太深,断了几根肋骨,血液凝结住无法疏通,若不是我回来的早,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叶汐低了低头“对不起,玄伯伯,都怪我”

    “是我没保护好叶汐姑娘。”君翎宸抢她一步说道。

    玄陵看着两人,淡淡勾了勾唇角。

    “义父,你先看看罗公子怎么样了。”

    君翎宸起身,走在玄陵身后。

    “他上次的伤还没好这次又挨了一拳,所以晕过去了,我给他简单治疗了一下。”

    片刻后,玄陵收回手,拿出几根银针扎了进去。

    “他没什么事,幸好你治疗的及时,所谓医者不自医,下次若发生这样的事,谁救得了你。”

    君翎宸淡淡笑了笑“我还是可以压制住的。”

    “明日我去抓几副药,过两日你们就没事了。”

    “我去吧玄伯伯。”叶汐站在君翎宸身旁,一同看向玄陵。

    玄陵笑了笑“有些药京城没有,我要去远处找,你就待在这里吧,再说我一个大男人,留下来也没什么用,没你照顾的那么细致。”

    说着,看了眼君翎宸,君翎宸立马低下眉眼,看向地面。

    “好了,回去休息吧,明日他就能醒来。”

    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三人便走了出去。

    外面,已是黑夜。

    客栈内,还有文人交谈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走廊上,只有两道身影,在一间房门前促足下来。

    “义父,这几日,你去做什么了?”君翎宸有些担忧地看了眼玄陵。

    这是他第一次问这些事,他总觉得,这次义父处理的事,没那么简单。

    玄陵沉默几秒,打开了眼前的门“进去说吧。”

    君翎宸关上了门,倒了一杯水放在玄陵桌前。

    玄陵喝了一口,面容比之前憔悴“皇宫出事了。”

    君翎宸微微皱眉,他知道义父经常出去,给大户人家看过病,给贫穷人家看过病,也给官爵子弟看过病,也曾,给官宦世家制过毒。

    却不想,这次直接去了皇宫。

    “南皇被人下了毒,慢性毒药,无人可解,我研究了好几日,也只能压住他的毒性。”

    “连你也解不开的毒什么毒这么厉害”

    玄陵摇头“据说,这毒不是民间的,但若不是民间的,还能是哪的。”

    “现在皇宫里,大王爷南安晋独揽大权,我倒是有点奇怪,他的人弹劾了户部尚书,怎么就放过了罗秉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