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组队咯

字数:6257   加入书签

A+A-

    张钊和陆弥推门而入,早就到了的黄杰露出两行白牙,朝他们挥手。

    “早上好!”

    “啊哦早啊”

    陆弥满脸困顿的顶着黑眼圈,有气无力的回应。

    现在是9月20日早上7:30,他就已经被迫和温暖的被窝告别,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我真傻,真的。

    怎么会以为名字里带“特勤”两个字的工作单位会有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时间?

    特勤二队的休息室里黄杰正在卧推,未青趴在桌子上用手机打游戏,频频传来“打得不错”、“哇哦”的声音。

    张钊将做好的员工卡递给陆弥,说道:“员工卡拿好,进出防疫科绝大多数地方都要刷卡,丢失自己去防疫医院大厅的窗口挂失,卡里每天有50块餐补,只能在食堂用。”

    陆弥说了声谢谢,员工卡是皮质的翻盖证件,外壳上有特勤防疫科的logo,打开里面是他的大头照,下面写着“陆弥,特勤,职位编号xxxxx”。

    张钊拿出手机:“我给你发一个防疫总署内部的app,不用注册账号直接用职位编号登录就行。”

    陆弥点击安装,一分钟后提示安装完成。

    设置昵称的时候,他本想继续用“大聪明”的id,结果提示有人使用。

    他一番思索,最终输入“小笨暗”。

    大聪明的反义词不就是“小笨暗”吗?这个id不仅含蓄的表露自己创造者平台玩家“大聪明”的身份,而且读起来别人只会认为你在卖萌。

    实乃大聪明。

    防疫总署内部app的名字叫“水晶”,不是聊天软件,倒像是一个综合性资讯app,有短视频模块、文章新闻模块、任务模块和技艺交流模块。

    他在任务模块中找到天门市特勤防疫科,然后找到特勤二队,点击申请加入。

    “你的请求已被拒绝。”

    陆弥:“???”

    张钊笑了笑:“组长现在应该还在睡觉,等下午你在申请一遍试试。”

    “钊哥,来玩♂游♂戏啊!”

    黄杰拍拍身边的软垫。

    “等会吧,我带陆弥去食堂吃早饭。”张钊摇摇头。

    “没事没事,钊哥你忙吧,我自己去溜达溜达。”

    陆弥连忙挥手,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可能吃饭都要人带,况且他们的休息室就在食堂下面。

    一个人渡步走出休息室,陆弥焉了吧唧的走进电梯。

    昨晚虽然没通宵,但也玩到凌晨一点往后。

    直到上床睡觉,他还是卡在最后和纳兹戈林的战斗的地方。

    泰坦机甲的火力在冰泡的掩护下很快可以干死黑袍工匠,但纳兹戈林会持续不断的将其“复活”,从炸断的残肢来看黑袍工匠应该也是一个改造人,而且身体绝大部分区域都已经机械化。

    战斗拖了超过一分钟闪光他们的防线就会崩溃,最后全员gg。

    读档后陆弥转变思路,在最开始的时候以掩护和牵制为主,等到eva空投的补给支援到达了才开始进攻,但这个时候黑袍工匠对泰坦机甲已经有了警惕,最后会和纳兹戈林一通出手,用一招炫酷到极点的“气功波”打穿要塞的护甲,失去主要战力后任务自然也是失败。

    尝试一整晚,陆弥之找到一种通关方法——世界核平。

    作为一台成熟的机甲,泰坦机甲当然有自爆功能,且威力还十分可观,自爆后不仅纳兹戈林、闪光他们会统统嗝屁,尼德兰也会直接从艾星上消失。

    想都不用想这肯定不是正确的通关方法。

    也就是说,陆弥卡关了。

    卡关当然无所谓,作为半硬核玩家卡关好几天,为了某个技巧练到吐也是常有的事情,但问题在于第三章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时间限制之内他没能通关,[愚人斗兽场]这一章节就会消失,奖励自然也就不存在。

    更严重的是,没了明日先锋,尼德兰事件会走向一个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

    创造者平台的能力毋庸置疑,他也不会因为自己通不了关就把尼德兰事件的后果归咎在自己身上,但是还是会单纯的不爽。

    某些事情,没能力去做与做不到是两回事。

    陆弥在食堂给自己点了一碗混沌,两个包子,一边吃一边看水晶app里的新闻。

    除了国内某地又出现怎样怎样的感染症状,最多的就是关于欧罗巴局势的新闻。

    格林剧团的暗杀行动,普通网络上风平浪静,但这里已经有详细的报道。

    还有不少对明日先锋以及两部“电影”的分析,普遍认为,明日先锋只是一个想借着水晶病超能者这股东风谋利,上不了台面的组织;演员可能是超能者,但画面绝大多数是特效。

    看了一会,陆弥就失去兴趣,毕竟是官方app内容大多以说清事情为主,可没有大众媒体那么多夺人眼球的文采。

    “陆老师?你怎么在这?”

    突然有人叫他,陆弥抬头一看,发现是之前体检时见过的“人马”方嘉熠。

    陆弥默默将自己的员工卡放在桌上,方嘉熠惊讶的说道:“你也加入黑风衣那群狗东西了?”

    “嗯?”

    陆弥一瞪眼,方嘉熠笑嘻嘻的端着餐盘坐到他面前:“抱歉抱歉。我们平时就这么称呼那群黑马甲,陆老师你不算。”

    “欧国玉呢?他没和你一起?”陆弥随口问道。

    “国王他被放回去了,说已经能控制能力,可以正常生活,只用定期回来体检就行。”方嘉熠耸耸肩:“我还要一段时间才行。”

    “那你可真菜。”陆弥嫌弃的说道。

    “嘻嘻。”方嘉熠脸上满不在乎:“这里的护士姐姐人美声甜,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这里,有假放回去上学是不是傻。”

    陆弥高看他一眼,小伙子很有前途啊,是个划水摸鱼的好苗子!

    “方嘉熠!瑜伽时间到了!”

    两人正说着话,方嘉熠口中人美声甜的护士姐姐就从陆弥身后绕过来,坐到方嘉熠身边。

    “你天天偷懒,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陆弥盯住护士姐姐的胸

    ——前的名牌。

    “住院部护士,郭青游。”

    “这位是?”郭青游给方嘉熠投递一个疑惑的眼神。

    “哦,我学校的老师。”方嘉熠随口解释一句,还是不紧不慢喝着豆浆。

    “你好,我叫陆弥,昨天加入特请二队。”

    陆弥伸出手,两人寒暄之后,郭青游又把注意力放回方嘉熠身上:“还吃?走啦!”

    “别!姐姐,你等我吃完好不好?”

    “迟到了”

    “行行行,我自己走我自己走行吧,你放开我!”

    “不行!放开你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

    陆弥目送郭青游挽着方嘉熠远去,才后知后觉自己这是被喂狗粮了吧?

    龟龟!

    现在的高中生有丶东西,当你以为别人是划水摸鱼的时候,别人已经将人美声甜的护士姐姐拿下,相比之下想到自己母胎二十多年,陆弥面前的早餐他突然就不香了。

    恋爱哪有游戏好玩?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肤浅!

    陆弥狠狠咬了一口包子,呸!

    怎么那么酸?谁在包子里加柠檬?

    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他基本都待在休息室。

    黄杰和未青去出外勤,张钊则是教他一些基础的擒拿术和共鸣水晶时的小技巧,陆弥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动用前踏斩,他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天才,第二天共鸣就自创水晶技艺太过惊世骇俗,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确操作。

    “呼、呼、呼”

    陆弥生无可恋的瘫软在软垫上喘息,张钊慢慢起身,面无表情的穿衣服。

    “钊哥,你好猛。”

    “呵呵,是你绷得太紧。”

    张钊笑着说道:“共鸣的时候放轻松,水晶的共鸣度除了和天赋有关之外共鸣者的精神状态也会影响共鸣效果,我们增幅系不像器械系那样花里胡哨,共鸣的时候保持一心一意是延时的关键。”

    “我明白了。”陆弥也努力的想要点头。

    张钊扯着他手将他拉起:“回去吧,明天就是周末,下周开始未青会教你水晶技艺的基础知识。”

    “嗯。”陆弥穿好衣服,突然问道:“钊哥你打游戏吗?”

    “打啊,老玩家了。”张钊笑道:“今晚不开黑,和老婆约会。”

    “不是。”

    陆弥又吃一口狗粮,辩解道:“我想问的是,如果你打游戏的时候卡关了,但是氪不起金又不能开挂不能放弃,该怎么办?”

    张钊想都没想就回答道:“组队咯,或者找大佬带吧。”

    说完张钊打卡下班,留下陆弥在原地茅塞顿开!

    对啊!

    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此前抱着隐藏创造者平台的想法根本没有想到组队这回事,几乎快忘记还有“局域网”这个标签!

    如果能联机的话,lv7的吊人与狗大佬可是答应带他打游戏的!

    想到这里,陆弥下班回家的步子都迈大了一些。

    嘶好疼!

    都怪之前钊哥那么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