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虫影(求收藏!求推荐!)

字数:4496   加入书签

A+A-

    “星界蝶?”

    陆弥差点咬断舌头,“映射现实”这四个字又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

    这映射速度有点东西呀!

    深吸一口气,他神色如常,将手机还给蓁姨。

    原本一直没有说话的程焰心突然认真的看着他:“它起码有50米的翼展,据说和人类一样有高等智慧,飞舞的时候就想星星在天上眨眼,绚丽、危险又神秘。”

    陆弥尴尬一笑,假惺惺的问道:“是你画的吗?画的真好,就像真的一样。”

    “这是我们科研团队在非洲新发现的虫子。”

    蓁姨说道:“没有拍到确切的照片,但是对地质构成研究已经证明了它们的存在,甚至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一种具有高度智慧和集体意识的种群,它们身上的水晶状的甲壳带有很强的传染性,具体缘由还待研究。”

    蓁姨拿过她的手机划了几下,一张新的图片出现在陆弥面前。

    陆弥瞪大了眼睛,图片中是人的手臂,紫色的水晶状结晶覆盖了皮肤的小部分,看上去就像变异了一样。

    “蓁姨,这虫子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

    “大概快三个月。”

    “那么这种感染,对人体威胁大吗?”

    “暂时没有足够的相关数据。”蓁姨用勺子小口小口喝着汤:“不过我们会持续观察,保持警惕,同时研究相关的对策蔷姐,你们编辑部应该已经接到体检和防疫的通知了吧?”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陆母一拍大腿:“蓁蓁,你是说咱们国内也有这种虫子?”陆母表情有些僵硬,陆弥记得她最怕虫子了。

    “不用担心,官方已经有完整的对策了,全国都要开展专项体检,打疫苗。”蓁姨表情严肃:“陆弥,蔷姐,发现这种虫子或者身边人有类似症状一定第一时间打电话举报,马虎不得!”

    “哎呀好端端说虫子干什么,吃饭!吃饭!”

    从来就怕虫的陆母脸都绿了,连忙转移话题。

    陆弥没有再问,点点头,将话题转移到母亲擅长的文学领域,自己则陷入思考。

    毫无疑问,虫子就是水晶虫,它们能出现在现实,直接证明了创造者平台不只是一个游戏平台那么简单。

    他终于明白玩家社区中看见的话“并不是玩家在改造世界,而是玩家参与进了世界的改变”是什么意思,原来真的能改变世界不过顺着这句话的逻辑,也就是说,水晶虫原本就一直存在,但创造者平台将它改造成了一个游戏。

    要是没有创造者平台,或者他没有选择这个游戏,那么水晶巢穴中的虫子们是不是还会如期醒来,只不过凭本能发展、壮大?

    蓁姨口中的感染,是不是一种致命的疾病?

    “你知道吗?虫子传染给人、动物、植物的水晶能让他们获得动漫中一样的超能力,真正的超能力,喷火、吐水、力大无穷”程焰心突然看着他,小声说道:“所以说,大人物们现在还在为这是一种疾病还是一种进化而争论不休。”

    “如果有一天你也有超能力,你想要什么?”

    “超超有钱吧。”陆弥讪讪的回答,脑海却闪过游戏时那几个逃跑人类的身影。

    进化出精神控制之类的超能力吗?

    “肤浅。”

    程焰心失望的做出评价,扭过头将注意力放回到眼前的食物上。

    陆弥心思活络起来,想到选择[升格]道路之后,面对伊莉丝时对方做出的评价“希望你们能承受赋予生命力量的代价,升格者”。

    因为他选择[升格],虫子有了赋予其他生命超能力的能力?

    陆弥一时没有答案。

    菜过三巡,大家一边吃饭,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大部分是两个中年人一边回忆过去一边互怼,偶尔炫耀儿女,将他们拉进话题来。

    “这么说焰心这次回国就不走了?”陆母问道。

    “不走了,那么大人了整天跟着我满世界跑也不是事,正好这次天门市天大邀请名誉校友回国,我和吴叔聊过,焰心接下来就去天大附中教书,也算是女承母业。”蓁姨看女儿的眼神充满了溺爱,这一点倒和陆母一样。

    陆母听到这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哎呀,这可太巧了,以后就和我们家陆弥是同事了陆弥啊,作为前辈以后要在学校好好照顾焰心,知道吗?”

    陆弥有点尴尬,他就一计算机老师,入职也不过才两三个月,哪里担得上前辈。程焰心无所谓的点头,和她的名字相反,整个人总是冷冰冰的,不主动插话也部反驳,唯有在提到虫子的时候才有过眼前一亮。

    吃完饭后,陆母和蓁姨约定好明天来家里,就带着陆弥坐上她那辆小mini扬长而去。

    窗外通明绚烂的灯火,无声诉说着人类为了在这个世界立足而付出的努力。

    不经意看触摸到怀表冰冷的表面,他哑然失笑。

    任何人都不会因为一些未知的可能性而放弃到手的机遇,况且有机会在现实世界邂逅游戏中自己的人物、伙伴,有机会真实的改变世界,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他突然有些后悔草率结束,又很快升腾起玩其他游戏的**。

    收回目光,驾驶位上的老妈哼起她最爱的那首老歌。她总是这样突然的开心,突然的生气,明明是个成熟、强势的事业女性,在家人面前总表现得像小孩子。

    “儿砸。”

    “嗯?怎么了?”陆弥抬起头。

    “你什么时候买了块怀表?”陆母的视线从后视镜中传来。

    “呃”他看了一眼,转念开口道:“笙口送的。”

    陆母点点头,开始了新一轮的碎碎念:“你妹也真是的,平时也不想着我和你爸,买个礼物还只给你买。”

    陆弥干笑道:“哪有,等她这部戏结束回家来,肯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我和你爸说不许让她去拍戏,多影响学习成绩可你爸觉得这是好事,我觉得他就是想要个明星女儿。”

    “妈,您这说的,拍戏也算是锻炼嘛,她也马上18岁,能有这样的机会听好的。”

    “我看你也是想要一个明星妹妹!”

    陆母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转移话题:“今天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蓁姨的女儿,焰心,你觉得怎么样?不是都加微信了吗?”

    还不是您两位拱火才加的,陆弥暗自腹诽,嘴上却说:“挺好的,很不错,还可以。”

    “我和你爸就你一个儿子,隔壁你吴爷爷吴校长家都已经四世同堂了,你还连个影子都没有,现在都说全汉国要有几千万光棍,你要抓紧”

    “停停停!妈,这才哪到哪啊!”

    “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

    “皇帝不急那啥急。”

    “你这孩子!会不会说话!”

    “”

    起伏的言语在车内带起一点家庭的温馨,陆弥摩挲着怀表表面。

    管他呢!超能力、疾病、水晶虫,离他太远,他只是想打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