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品画,刺杀

字数:7380   加入书签

A+A-

    寇仲和苏白互相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看来郑石如遇另一个公开追求者了。

    这米行大豪之子生得仪容俊伟,风度翩翩,谈吐不俗。虽不及侯希白那级数,却是同一类型能轻易讨得女性欢心的男子。

    不知是否因约了寇仲,尚秀芳对他的邀请毫不动心,黛眉轻蹙地“嗳哟“一声道:

    “凌公子真个客气和赏脸,不过要待我下趟到洛阳才行哩!“

    郑石如不待凌伟有机会再下水磨功夫,对着有些陌生的苏白问道:“这位公子看起来有些陌生,不知”

    苏白还未说话,一旁的寇仲插话道:“这位是我兄弟,姓苏,过来看一看,见见世面。”

    对于寇仲的话众人却是不信,因为苏白身的那股淡然的气质看起来都不一般,和他这种粗人都有些不一样,就连尚秀芳都不由多看了几眼苏白。

    那郑石如原本想要危难寇仲,但是看到连尚秀芳都被苏白气质吸引,便换了目标,对着苏白道:“这位苏兄,不知道对‘绮罗人物‘画又有甚么高见呢?“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苏白身,众人开始谈文论艺后,苏白和寇仲两人便像变了个哑巴般,没作半声,并没有说话。

    寇仲心内连郑石如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齐,他也不知道苏白到底懂不懂,想着苏白应该是那种一心在武道的人,便想要打岔糊弄过此事情,却听到苏白开口。

    苏白摆出从容不迫的神态,微笑道:“苏某对书画是门外汉,那会有什么卓论高见。只知好的画下笔必须像用刀般力求准确,不多一分,不少半毫,笔到像成,刻划入微,此番管见,谅要贻笑方家呢!“

    尚秀芳动容道:“苏公子说这番话时,既透露出一种深刻的感情,又是见解独特,岂是外行人的说话。“

    寇仲听到尚秀芳夸奖苏白,不由面色一喜,却听到一旁白清儿抿嘴一笑,娇声嗲气的道:“原来苏公子是鉴画的大家,不知苏公子对用色方面又有什么高见?“

    苏白心知肚明她是要助郑石如一臂之力,好让自己在尚秀芳面前出丑,不过他却记得一句话:“所谓,山有四时之色,风雨晦明,变更不一,非以着色以像其貌;所谓春山艳治面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淡,冬山惨淡而如睡,此四时之气也。”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除了寇仲之外都是若有所思,似乎有所明悟。不过苏白也是技巧止步于此,再谈论下去就是要露怯了,所以他示意了一眼寇仲。

    幸好若论急才,寇仲却是一等一的高手,硬架不行,便来一招卸诀,故意肃容道:“只听清儿夫人这番话,便知夫人乃丹青高手,不知小弟有否猜错?“

    白清儿微一愕然,那想得到寇仲不但曾到过她的画室,还曾偷偷躲进她放画纸的大柜去,好一会才大惑不解道:“妾身确曾习画,却非是什么高手,寇公子是凭那一方面作出如此猜测?“

    寇仲见连郑淑明都瞪大乌溜溜的眼睛瞧自己,心中好笑。先向尚秀芳和云玉真各赠一个灿烂的笑容,才好整以暇的道:“这道理是简单非常,就像爱好剑术的人,才会对如何用剑的窍诀生出兴趣。坦白说,我对什么娘!噢!不是什么娘,而是对绘画只止于欣赏而已。愚见以为,无须用色而生出色彩缤纷效果的画才是画道最高的意境,不信的话可请侯兄把他的折扇打开来看看。哈!一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众人循他目光瞧去,果见侯希白潇洒的身形映入眼帘。

    “什“!

    侯希白的折扇张开少许,露出一位跃然于扇的美女图像,气清兰麝馥,肤润玉肌丰,虽只是水墨之作,但果如寇仲所言,不着半点颜色而自具五彩之艳。最难得是把美女那“身轻委回雪,罗薄透凝脂“的惊人美态,表现得淋漓尽致,又恰到好处。

    尚秀芳“啊“的一声愕然道:“侯公子何时将妾身写到扇去?秀芳蒲柳之姿,怕会污了公子的宝扇。“

    谁都从尚秀芳的神情看出她被侯希白的画艺深深打动,而事实席男女亦无不为侯希白妙绝天下的画笔动容。

    云玉真秀眸射出妒嫉的神色,但又无可奈何,打开始她便清楚侯希白这种到处“留情“的性情。

    包括郑淑明和白清儿在内,各女都艳羡难禁。

    苏白看了寇仲一眼,返现对方不但没吃醋,反而像是解脱出来的感觉。

    若说寇仲有所解脱,其实倒也是真的。远是李秀宁,近则宋玉致,先后两次发生在不同时空的感情打击,加更曾与他有**关系的云玉真和董淑妮,都在暗中算他害他,使得他对于所谓爱情心淡之极。故国色天香的尚秀芳虽似是对他青睐有加,他却提不起任何兴趣,反觉得是不必要的烦恼。

    倘尚秀芳把目标转到侯希白身,他只会高兴而不会妒忌失落。郑石如却因横里杀出这么强劲的对手,一时慌了手脚,招架乏力。

    侯希白收起折扇,轻吟道:“粉胸绣臆谁家女,香拨星星共春语。芳姑娘有倾国倾城之色,颠倒众生之艺,希白拜服。“

    此人文采风流,措词优雅,谁个女子不为之心动。

    寇仲哈哈笑道:“小弟对绮罗画的认识app下载地址xbzs,就是从侯兄扇活色生香的美人儿而来。

    现在有侯兄在,各位就不用再听小弟的胡诌哩!“

    尚秀芳白他一眼,心中奇怪,暗忖难道此人心胸广阔至全不会妒忌的境界。

    她走遍大江南北,见惯众生之相。像寇仲这类有资格向她追求的男子,在她面前总是力求表现,设法压倒其它对手,像孔雀开屏般以博得她的垂注。

    只有寇仲这特别的人是反其道而行,大力表扬其它人。

    想到这里,侯希白予她的震撼,不由减弱几分。

    此时宋鲁驾临,和众人打个招呼后,同寇仲道:“来!我想和你说两句话。“寇仲赔罪后,随地步出侧门外的半廊处。

    阵阵喧闹声,从前两堂的方向传来。宋鲁凭栏而立,凝望鱼池,沉声道:“你是否开罪了致致?“

    寇仲苦笑道:“她可是走了哩?“

    宋鲁点头道:“她连我的话都不听,就那么走了。“

    寇仲深深叹气,说不出话来。

    完了!

    他和宋玉致是彻底的完了,再没有挽回的希望。却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自己。

    宋鲁忽然道:“你有什么打算?“

    寇仲颓然道:“鲁叔指的是那方面呢?“

    宋鲁叹道:“我也有点弄不清楚,其实那方面都行。我只想知道你心中究竟有什么计划。刚才在席,表面各人都客客气气,其实敌意甚浓,话里有话。“

    接着目光移到他脸,沉声道:“你要小心王薄,适才他向王世充多次暗示你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手段卑劣。“

    寇仲苦笑无言。

    一旦卷入这争霸天下的洪流去,千种万样的烦恼危险亦随之而来,教人防不胜防。

    宋鲁低声道:“你对起出‘杨公宝库‘,究竟有多少成把握。照我看李世民对此正虎视眈眈,绝不容许你成功,免得破坏了目前对他有利的形势。“

    寇仲只好道:“这仍是未知之数。唉!玉致走时,有说过些什么呢?“

    宋鲁道:“你该清楚她的性格,什么事都只会藏在心内。她的事不必放在心,说不定迟些她下了气,便会回心转意。“

    跟着拍拍他肩头道:“放手去干吧!我会为你说好话的。幸好你是南方人,大家比较亲近一点。“

    寇仲愕然道:“鲁叔的意思是……“

    宋鲁目光落在鱼池旁的一丛牡丹花,冷哼道:“北方‘虏姓‘诸族,一直力图摧折我们南方血统和文化纯正的士族。杨坚之辈,虽争习南风,意图恢复我汉族王朝的正统,骨子里还不是胡人吗?假若你能以南人统治北方,我们宋家定会大力支持,你明白吗?“

    寇仲精神大振道:“明白了!“

    他本来就有争雄天下之心,只是奈何自己发力太晚,双龙帮即便发展在迅速,也比不得那些世家大族数代人的积累,所以有些力有不足,急需有人支持。

    而现在宋阀的支持,自然对于他十分重要,弥补了先天的不足。而且他知道苏白和宋阀关系匪浅,有了宋缺和苏白着两位宗师级别高手的支持,他面对其余人,即便是顶尖战力也不会缺少。

    突然之间堂内人声喧沸,荣凤祥终应酬回来了。

    从荣府离开,马车正在闭目养神的苏白开口道:“宋鲁兄似乎有事情瞒着我?”

    宋鲁闻言苦笑一声:“果然瞒不过你,确实有些消息。”

    不等苏白再问,他主动说:“有人要杀王世充。”

    宋鲁还等着苏白再问什么的时候解释一番,却不想对方只是哦了一声,便什么话都不说,马车内再次恢复平静。

    另一边,王世充的车队开出大门。

    寇仲等一众高手,都以马代车,与百多名近卫队形整齐的护着王世充的马车,离开仍是热闹喧腾的荣府。

    转入另一条大街时,为王世充作御者的徐子陵忽然勒马停车,众人奇怪时,车窗帘幕掀起,王世充探头出来道:“希夷兄,道长,寇小弟,请到车内说话。“

    除了寇仲、徐子陵和欧阳希夷三个知情者外,其它人都大惑不解。

    玲珑娇,陈长林和其它十多个高手,忙跃两旁屋顶,以防止敌人趁此时机潜至。

    车厢内真假王世充并排而坐。

    寇仲三人在前后座位安顿好后,王世充低声道:“我要改变路线。“

    可风道长愕然道:“那岂不是很多布置都用不来?“

    王世充道:“我忽然记起当年张良于博浪沙遣力士以巨石投掷始皇的马车,假若敌人重施故技,而掷巨石者乃晃公错、尤楚红、独孤峰、王伯当之流,而我则躲在暗格里,实在非常危险。“

    寇仲装模作样的失声道:“那么我们示敌以弱之计,岂非尽付东流?“

    可风也道:“敌人若要以铁锤重石一类施袭,必须要预知我们返回皇城的路线才成。“

    欧阳希夷却道:“内奸难防,世充兄的话不无道理,如若世充兄真的出了事,那就不是示敌以弱,而是为敌所乘。“

    王世充微笑道:“我们目标明显,敌人若要行刺,总会有办法的。我们改由天街经御道回皇城,由于路旁有树木阻隔,敌人只能采取近身行刺一法。就是如此决定吧!“

    接着朝御座的徐子陵唤道:“节原你到车里来,我有几句话要吩咐你。“

    寇仲三人鱼贯下车,欧阳希夷故意把可风拉往一旁说话,阻挡他的视线,令他看不到脱下外袍露出与徐子陵同样装束,又戴面具摇身变成“秦节原“的王世充登御者的座位。

    大队开出。

    本是寂静的长街,充满马蹄和车轮磨擦的声音,那种风暴来前的压力,使众人都有呼吸沉重的感觉。

    天乌云重重,正酝酿另一场风雨。

    徐子陵此时已应用从诸葛德威处学来的易容术,在假王世充的帮助下扮得有王世充五、六成模样,不过若非有发须掩饰,又是在晚夜黑暗之时。恐怕谁都可一眼看出破绽。

    原先那个假王世充抖颤着低声道:“我不想死,大爷……“

    徐子陵拍拍他肩头道:“放心吧!我怎都会护着你的。“

    心中叹一口气,躲进暗格内去。

    领头一组二十人组成的骑队,终转天街,徐徐开入御道。

    蓦地前方马嘶声起,整队人立时停下。

    只见在前方二十丈许远处的暗黑里,隐然有一高大人影拦路而立。

    众人一时都呆了,刺杀那有这般明目张胆的。

    要知王世充辖下的高手几乎全数集中在这里,更不要说还有过百名精锐近卫,除非对方有比这更强的兵力,否则恐怕连王世充的马车都未摸着便要折兵损将而回。

    那人不待这边的人喝问,发出一阵震耳长笑道:“王世充,你今天死定了!“赫然是独孤阀主独孤峰的声音。

    众人仍未来得及响应。独孤峰又暴喝一声,连续几个快速得教肉眼看不清楚的旋身,接着掷出一片旋转着似黑云般的东西,剎那间越过二十多丈的距离,朝前头的卫队飞割而来。

    金属破风的急啸声音响彻御道,在灯笼火把光的映照下,从独孤峰手掷出的原来是一块直径达五尺的圆形大铁钹,锋沿处密布利齿,经他以特别手法掷出,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以惊人的高速陀螺般急转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