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鼎内聚灵!

字数:5848   加入书签

A+A-

    外界。

    陨落星眸和晶璃瓶,和溟沌鲲保持着距离,其上的各方残存者,时而看向那幽深岩洞,时而看向溟沌鲲。

    他们默默等待着,希望虞渊能尽快出来。

    很多人尝试着,去和溟沌鲲沟通,或以灵识,或以心念。

    溟沌鲲一概不理,只是守在岩洞口,无动于衷,不作回应。

    它进不去,也不允许其他人入内

    “哎,这位妖族的前辈,脾气真是臭呢。”

    “是啊,它撞击那么多次,既然没办法深入岩洞,为什么不让我们去那里,肯定不是它的修炼之地,不然它不会进不去的”

    “奇了怪了,虞渊怎么知道怎么能进去的”

    众人议论纷纷。

    也在此刻,陨落星眸上的柳莺,和晶璃瓶心神互通的祁南斗,眼中先后有异光闪过。

    他们一致地看向一个方位。

    他们的异动,让许多人吓了一跳。

    严禄急忙道“不会是那血祭坛,嗅到我们的踪迹找了过来了吧”

    “不是血祭坛,是玄天宗的陆白蝉。”柳莺道。

    “玄霞宝珠”费羿询问。

    柳莺轻轻点头,“本来以我们的速度,他们是跟不上,也找不来的。可现在,我们停了下来”

    陨落星眸和晶璃瓶,都是比玄霞宝珠更高阶的器物,飞逝之快,非玄霞宝珠能及。

    因为要等虞渊,所以被迫在海底岩洞处逗留,才让那较为缓慢的玄霞宝珠,慢慢摸了过来。

    “不太妙啊。”

    祁南斗在晶璃瓶内,脸色微沉,“玄天宗的那笨女人,极有可能去搭救妖族那头蛮牛,搞不好那头金色蛮牛,便在玄霞宝珠。”

    侯天照也神色一变。

    几乎同时。

    从进入陨落星眸后,就保持沉默的剑宗孔半壁,突然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我和虞渊一道儿,从那玄霞宝珠离开。虞渊之所以离开,是不想玄霞宝珠搭救妖族的一头蛮牛,原因你们也知道”

    孔半壁,简单地道明了原因。

    柳莺认真聆听,说“你们分别后,我见过玄霞宝珠,上面并没那头金色蛮牛。”

    孔半壁点了点头,“是我多虑了。”

    “谨慎一点是好事。”柳莺微笑,旋即凝视着远方,看着那“玄霞宝珠”逐渐出现,并一点点地,朝着他们接近。

    依然还是陆白蝉,带着玄天宗和元阳宗的唐灿等人,宝珠内气氛压抑,没人讲话。

    直到再次看见陨落星眸,还有和陨落星眸相隔不远的晶璃瓶,宝珠内的陆白蝉,才神色振奋,眸中露出惊喜之色。

    危难之际,能够和大部队汇合,总是幸事。

    更何况,陨落星眸还能破开虞渊所谓的海底“深蓝幽幕”,能带给他们活下来的希望。

    只是

    不论陨落星眸的柳莺,还有晶璃瓶的祁南斗、侯天照,对待他们的态度和神情,都相当的冷漠。

    甚至,还有

    着明显的厌恶和排斥。

    陆白蝉心一凉,暗道祁南斗、侯天照也就罢了,柳莺出自天源大陆的星月宗,里面很多都是七大下宗的,怎么也是这种神色

    她和唐灿,可是玄天宗和元阳宗的,出自下宗的柳莺等人,怎有如此敌意

    她在莫名其妙之余,又想难道说,还是因为虞渊

    “真是麻烦”

    祁南斗叹了一口气,眼看着玄霞宝珠的接近,对侯天照说“玄天宗,还有那元阳宗的家伙,都是一群蠢货。他们的到来,说不定会引起血祭坛的注意。怎么办要不要谁都不管,我们干脆先溜了”

    侯天照摸着下巴,瞧着溟沌鲲,还有那深幽岩洞,“再看看。”

    “好吧。”祁南斗答应了下来,说“不管那洞穴有什么,那位妖族前辈多厉害,我们都不能待太久。那位前辈,撞击了几次岩洞,我担心它的动静,让血祭坛觉察到,从而迅速找来。”

    “不,不会的。”侯天照摇了摇头,“它的气血震荡,并没有传远,只在这小片区域。”

    “总之,我不会因为好奇心,不顾自己的命。”祁南斗轻哼,早就看出侯天照,是对那幽黑岩洞生出兴趣,所以不急着走。

    以他对侯天照的了解,这家伙在生命威胁来临时,会毫不犹豫将身边所有人牺牲。

    “煞魔鼎”

    经那魔宫少年提醒,虞渊再看这方海底岩洞,开始以看待“煞魔鼎”的方式。

    他四处张望着,看看头顶,看看四周,心中了然。

    此所谓海底岩洞,乃“煞魔鼎”倒下来的形状,鼎口朝着外。

    鼎口,就是他进入时的幽深岩洞口,望着如张开的巨大异兽嘴巴。

    “煞魔鼎”的上方,还有鼎身,和这座海岛底下的岩石连着,或者说厚厚的岩石,包裹着“煞魔鼎”,所以看不到鼎身。

    鼎内,也铺着同样的岩石层,让他一时间没有分辨出,他脚下大地,就是“煞魔宗”的镇宗之宝。

    以溟沌鲲的说法,魔宫、妖殿的大修,曾以“煞魔鼎”内所藏的“煞魔”,试着熔炼到“蓝魔之泪”,看能否经那灵祭坛的炼化,凝做纯粹的魂力。

    外域天魔,能借血灵祭坛,顷刻间恢复损耗的灵魂能量。

    魔宫和妖殿的大修,秘密弄一座血灵祭坛在海底,又将“煞魔鼎”挪移至此,十有仈jiu也是为了通过血灵祭坛,炼化出纯粹的灵魂能量,供魔宫、妖殿的强者,迅速增强境界,补充耗去的力量。

    那座血祭坛,若能提炼出磅礴浩荡的血肉力量,妖族的族人该非常欣喜。

    妖族,极其重视体魄的淬炼和强大,丰沛的血肉能量,对他们就是最好的灵丹妙药。

    魔宫的修行者,几乎绝大多数是人,凝炼阴神后,渐渐着重于魂魄的凝炼,天地人三魂的强大再铸。

    灵祭坛,若能凝炼出精纯的灵魂能量,必然会是魔宫大修的饕餮盛宴。

    按这条思路去猜测,放在此海岛岩洞的一具具天外异

    族尸骸,应该就是后面弄进来,打算丢入血灵祭坛的吧

    他记得,“煞魔宗”的覆灭,源自于内战,而非天外的种族战争。

    “煞魔鼎”主要功用,也是收集“煞灵”,慢慢炼化为“煞魔”,而不应该是众多的星空异族,不是众多的血肉尸骨。

    “原来如此。”虞渊扯了扯嘴角,彻底明白了过来,于是对那魔宫少年笑着说,“多谢告知。我这趟特意逗留,就是为了煞魔鼎。”

    “你想带走煞魔鼎”魔宫少年哈哈大笑,“做梦呢此鼎虽遭受损坏,可毕竟曾经是神器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神器就凭你,想要带走煞魔鼎,我看你被蓝魔之泪吓傻了吧”

    “我是煞魔宗的传人。”虞渊微笑。

    “煞魔宗灭门了,已经不存在了,就算是你修炼煞魔宗的魔决,也不能称作煞魔宗的传人”少年哼了一声,从头到脚地,又打量了虞渊一番,道“不是得到遗留的魔决,修炼一阵子,就能得到煞魔鼎的。”

    他看出来了,虞渊先前气息刻意展露,“煞魔炼体术”的奇妙之处,已呈现了出来。

    “鼎内一切外物,异族的尸骸,我都不需要。”虞渊吸了一口气,道“我只要煞魔鼎而且,我要在短时间内,将此鼎带走”

    “随便你尽管尝试,我保证不拦着你。”少年做出一副,任由他大展手脚的架势,自己则朝着岩洞口,倒退着而去。

    “好”

    虞渊不再多言,立即催动“煞魔炼体术”,运转此奇妙魔决,以自身为磁场,吸纳“煞魔鼎”内所藏的各式各样紊乱灵气。

    “呼呼呼”

    丝丝缕缕的轻烟,能量流光,忽从岩洞的各方飞逝而来。

    还有星星点点的,不知名的光烁,竟然也被虞渊吸引。

    在这一刻,虞渊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大磁铁,而他下丹田的黄庭小天地,犹如一高速运转的魔力漩涡,拉扯着,吞没着,一切能供他吸纳的力量。

    和“九耀天轮”不同,“煞魔炼体术”激发之后,不需要任何的洗涤净化,囫囵吞枣,巨鲸吸水般,一股脑儿地,将驳杂、狂暴,甚至彼此相冲的灵能异力,尽数收敛到体内。

    魔决,和灵诀的不同之处,有着很大区别。

    “噗哧哧”

    碎小异光,打在虞渊躯体,透过血肉而入,如微小铁屑,依附在他骨骼脏腑。

    有腐蚀毒素的灵能,一部分酸毒渗透到皮肉,令他浑身火辣辣的痛,说不出的难受。

    还有凌厉如刀的光芒,被瞬间扯入黄庭小天地,在内部的空间,再经过九耀天轮的洗涤炼化,只有少许的纯净灵能,沉落到下方天地。

    “灵力内的杂质,不利于黄庭小天地的,毒素,外域邪力,大多融入血肉骨骼。”

    以“煞魔炼体术”修炼,试图引发“煞魔鼎”动静的虞渊,仔细体悟着,认真地感悟种种细微变化。

    魔宫少年,瞪着他,脸上满是惊骇,“八炼黄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