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暗袭者

字数:5057   加入书签

A+A-

    虞渊有些头疼。

    不能和溟沌鲲联系,他就不知道煞魔宗遗留的至宝,到底在什么地方。

    溟沌鲲只告诉他,煞魔鼎在岩洞内,可并没有说具体的位置。

    “找找看,而且必须要尽快”

    他很清楚,他不能在海底岩洞停留太久。

    外面的人,长时间留守原地,会增加被血祭坛找到的可能性。

    而且,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存活,应该也不愿等他太久。

    尤其是祁南斗,持有晶璃瓶,还有一样天邪宗的奇宝,两者结合,令祁南斗有信心可以破开“深蓝幽幕”。

    有此底气,就不需要依赖他。

    得到一枚蕴魂丹补充,心神精力恢复巅峰的柳莺,对陨落星眸的掌控达到极致,同样有希望破开“深蓝幽幕”。

    柳莺或许愿意多等待一阵子,其他人,可未必乐意。

    想到这里,他很快有了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去看背后的溟沌鲲,也不理会陨落星眸和晶璃瓶内,那些各大宗派势力的幸存者。

    他开始深入,向这奇异的海底岩洞内部行去。

    一具具,造型各异,不明来历,或大或小的尸骸,在他眼前呈现出来。

    那些尸骸充满着岁月的痕迹,行走在当中,让人心情压抑沉重。

    “喀嚓”

    他踩在一条七八丈长的银白蜥蜴的尾巴,那条被他一脚踩住的尾巴,喀嚓一声断裂。

    “没什么价值。”

    虞渊嘀咕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突然间,一团幽暗光芒,从被背后越过的巨鳄下腹处,冷不防地狂冲而出。

    轰

    虞渊被那幽暗光芒,轰的瞬间前冲十几米,整个后背火辣辣的痛,背骨差点断裂。

    他猛地转身,在幽暗的石洞内,凝神望向背后。

    黄庭小天地内,一次次精炼后的灵力,被他猛地运转出来,开始在浑身的经脉穴窍内流动。

    蓬蓬光亮,流转于身,虞渊脸一沉,冷哼道“何人”

    暗袭的力量,没有一击斩杀自己,说明对方的战斗力,没有恐怖到令他绝望的地步。

    岩洞有生灵存在,不仅没有令他害怕,反而让他激动起来。

    “竟然没死。”

    巨鳄的下腹处,一人用力推开了,一层堆积在他身上的皱褶皮肉,旋即从底下钻了出来,“你也是试炼者你来自于那个宗门势力还有,你怎么摸进来的”

    一个十四五岁,看着比虞渊还小的少年,冷冷打量着他。

    少年皮肤黝黑,肌肉结实,眼中闪着好战的凶光,“你是妖殿,后面的下海者”

    他所穿的衣衫,由一种奇异鱼皮炼制而成,敷贴地黏着他身上大部分位置。

    少年神情不善,只在手腕上套着芥子手镯,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物件在身。

    “你是谁”虞渊皱眉。

    “我是魔宫的。”少年哼了一声,“这个地方,只有魔宫和妖殿的最有权势者,才知晓一二妖殿第一批的进入者,有哪几个,我全部都知道你,并不在当中除非,你是在之后,妖殿另外安排的入海者。”看他的架势,断定了虞渊就是妖殿的。

    “魔宫”虞渊愕然,盯着少年仔细看了看,说道“你怎么没有怀疑,我是魔宫,第二批的进入者”

    “黑浔不敢瞒我”

    少年神态傲慢,“星烬海域的这场所谓试炼,没什么意思,不过例行公事罢了。另外,在所有人没有到之前,我就在海下了事实上,我在星烬海域的海底,已经修行了很久了魔宫,妖殿,还有赤魔宗,三大上宗的试炼者,厉害的人物,黑浔早就告诉我了。”

    “早就在海底了”虞渊惊奇。

    少年姿态狂妄傲慢,直呼魔宫在此的镇守者为黑浔,而没有加上“大人”两字。

    还说,连黑浔都不敢瞒他

    并且,他早早就在星烬海域修炼了,必然是在黑浔的允许,甚至在黑浔的保护下。

    此处,乃三大奇地之一,他也心知肚明。

    这些联系起来,虞渊就知道眼前自称出自魔宫的少年,在寂灭大陆北部的魔宫,必然是极其尊贵的人物。

    要么,有着最顶尖的修行天赋

    要么,就是如唐灿那般,生下来就高贵无比。

    “别啰嗦了,你从何而来”少年有点不耐烦,“吃了我一次偷袭没死,算你命大,我就饶恕你一条狗命你既然进来了,就给我说说看,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说话间,他从那巨鳄的下腹处,彻底走了出来。

    他看了看岩洞外面,突然傻眼了,“溟沌鲲这不是溟沌鲲吗它也摆脱禁锢,走了出来”

    虞渊道“你还识得溟沌鲲”

    “废话”少年怒气冲冲,“星烬海域的海底下面,除这里外,就是沉船中的溟沌鲲,还有被封禁的蓝魔之泪。蓝魔之泪,哎,该死的蓝魔之泪”

    说起蓝魔之泪,少年面若死灰,骂骂咧咧地说道“如果不是蓝魔之泪,我也不用躲在这里避祸了。”

    果然

    虞渊心神大定,确定眼前的少年,定然是魔宫的重要人物。

    海底所藏的三大秘密,少年不但全部都知道。而且,他还清楚“蓝魔之泪”已经脱困,他是害怕被“蓝魔之泪”盯上,所以才逃到这里来。

    “那是陨落星眸还有天邪宗的晶璃瓶”

    走向岩洞处的魔宫少年,离的近了,就发现在溟沌鲲后,一闪一闪的,另外还有两样奇异的器物,认出了陨落星眸和晶璃瓶,“居然,还有不少人活了下来怎么回事那些家伙,怎么也能活下来的”

    一开始,他显得很奇怪,仿佛觉得大多数在海底试炼的人,都该死光了。

    猛地冒出陨落星眸,冒出晶璃瓶,让他大感意外。

    愣了下,他突振奋起来,“晶璃瓶,陨落星眸,还是有点搞头,兴许可破开深蓝幽幕”

    外面的人,包括那溟沌鲲,无法透过无形的结晶,看到岩洞内的场景,看不见虞渊身边,又多出了一个魔宫少年。

    而他,则是能够和虞渊一样,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

    “对了,你到底是那个宗派”他转过身,重视其虞渊来,“你应该和他们一起的吧那你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蓝魔族硕果仅存的血灵祭坛,被魔宫、妖殿镇压在海底,如今挣脱出来了。”虞渊神色淡然,“灵祭坛在上,对那些驻扎的长老下手,血祭坛在下,捕杀你我这般的试炼者。”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少年惊奇。

    指了指溟沌鲲,虞渊说“它告诉我的。”

    “它”少年又是一惊,“它是和你一起的”

    “嗯,是我助它解脱的。”虞渊道。

    “你到底是谁”少年叫了起来。

    “我叫虞渊,来自于原先的银月帝国,乘坐着你们魔宫的银虹魔梭而来。”

    “没听过。”

    “知道你没听过。”虞渊打量着四周,这边看看,那边望望,说道“我来这里,是要找煞魔鼎,你可知道那样因煞魔宗的灭宗,从此不见踪迹的煞魔鼎,被弄在何处了”

    “煞魔鼎”

    魔宫少年哈哈怪笑起来,“我还以为你多聪明,原来也就那样。煞魔鼎,哈哈,煞魔鼎这不就是煞魔鼎吗”他指着四面八方。

    虞渊一愣,然后瞬间醒悟。

    所谓的海底岩洞,就是煞魔鼎

    那深幽的洞口,就是煞魔鼎的鼎口

    而眼前,随处可见的众多尸骸,就在煞魔鼎的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