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

字数:7443   加入书签

A+A-

    遇上这样的对手刹娜天赋的危机感知让她在第一时间没有丝毫犹豫的唤起了远古战魂并在提步的那一刹那同时的展开了所有能做到的攻击。

    逐月射是公认的最快的出箭方式但这会儿刹娜的表现足以让骄傲的影月战士自惭避退仅仅是一起一落的时间数十枝魔法箭就笼罩住金毛身前身后的所有空间。

    击中它身上的也不在少数只是角度不正力道挥不出来只稍稍阻了一下它的度。

    一声尖利的吼叫金毛猛地一挥前爪一道清蒙蒙的气刃斩破开了密集的箭雨向着刹娜扑来的方向划过去。

    两方的度都是极快几乎是在气刃刚刚出现的时候刹娜就已经到了它的近前没有左右闪躲只是一个下腰的动作就躲开了气刃斩同时点出右脚目标是金毛的腹部。

    尖利的前爪撕开空气抓向刹娜踢过来的脚尖另一只爪子径直的奔着颜面去了没有弧线没有曲线选的是最短的距离。

    点出了右足突然急下落狠狠的跺在冰面上后仰的身子随之挺起看着就像主动凑到那迎面的一爪上不过跺的那一脚已经借到了力整个身子瞬间倒悬着腾空而起让那一爪只挥中了空气。

    现在是头对头不过刹娜是居高临下就着势头拉弓开箭只有一臂之遥金毛再怎么度也躲不开这一下而月刹弓只需要短短的一丁点距离就能够给箭枝加足的力道。

    错误的估计双方的实力让金毛一上来就遭遇了险境灌顶的一箭必须要躲否则抗下来也定会伤个不轻虽然手下们就在不远的地方但这样分秒决胜负的厮杀不可能指的上而且恐怖的对手也不会给它退回去寻求掩护的机会。

    所以它只能选择躲避拚着伤也要躲。

    这一枝箭是刹娜在夏河逛街的时候买的两枝就花掉一枚金币回去之后拆掉箭杆换成了铁木的再由科嘉刻上了冰封术是她压箱底儿的宝贝比起那些单纯的魔法箭更合心思也更有把握些。

    铁木箭杆可以承受更多的斗气灌输刹娜这一箭用的力道也足不知名金属制成的箭头只一闪就到了金毛的身上。

    结果哪怕是它的一身水火不伤利器难破的皮毛也要被迫的留下了一条白惨惨的血痕。伤口从后脑一直延伸到腰臀这一下可是不轻而且还遭了冰封的侵害内里也受了损。

    撕开了伤口之后箭就偏了方向打着斜窜进了下面的冰里无声无息的消失掉似乎比射进水里来的还要轻巧可见这一击的强势。

    利爪虽然聪明可它毕竟还是魔兽性子里的暴戾让它吃不得亏忍不得气挨了一下重的立刻就进入到狂化状态。整个身子瞬间涨大一圈儿勉强拢在嘴里的利齿瞬间呲了出来血丝密布的眼睛里燃烧着无尽的怒火甚至有燃出框来的感觉。

    背上的伤口被这一挣裂大了许多但还是没有血流出来只是更显狰狞了。

    急了怒了也不怕以快打快的方式刹娜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自己。度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快一丝慢一丝差别不是很大完全的掌控合适的节奏才是最主要的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挥的度足以应付任何对手除非双方不在一个档次上。

    暴走狂化后金毛已经忘记了初衷只想着要撕碎了刚刚伤害到自己的恶徒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金毛完成狂化的时候刹娜刚刚自空中落下月刹弓斜垂在左手中还没来得及提到胸口一阵恶风就迎面袭来。

    金毛的前爪是透明的像水晶一样只有三支叉开了撕着空气带出几缕不大清晰的白痕。

    依旧是最简单的直插但度和力度却上了不止一个档次刹娜才刚刚落地势子不稳不能硬接只是把弓抬了起来就搭在爪上随着金毛的力道整个身子半仰着滑过冰面。

    没想到那一支前爪突然弯了一下让过了横亘在前的月刹弓那弓上可是带着光刃的这一让就等于要用胸口直接挑战弓臂上光刃的威力而同时也换得一次撕抓出气的机会似乎狂化了之后战斗的方式也有了些改变变得有些疯狂有些不计得失了。

    两败俱伤不是刹娜想要的结果何况光刃未必就能破开那一层金毛所以刹娜仍然选择了退避。横着挪了一下月刹弓用弓臂的顶端点在金毛的臂弯处再一次借到了力只是退的方向改了一点儿。

    也是到了这会儿后面急退着的几个人才勉强看了清楚前面的几下辗转腾挪度太快看来看去的只是一片模糊的影子一白一黄看不出哪一个占了上风。

    正这时金毛弯向内侧的前臂突然扭了一下极为诡异的转到了下边如同是断了一样的垂着让刹娜一下子失去了借力的点度瞬间降了下来。

    之前贾子虚还没来得及介绍利爪的特点所以刹娜并不知道它们可以全角度的玩转肘关节这一下就吃了亏。

    面对自下而上的一爪刹娜没有了足够闪躲的空间脚下的冰面也让她无法瞬间改换方向仍然在退着。

    沉肩下挫靴子底部暗藏的尖刃突然弹出钉在冰面上以此为轴刹娜半仰着划了半个弧线让开了夺命的一爪。不过左肩却脱不开那一爪的范围被正正的扎穿而过血扬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力道更是让刹娜翻滚着跌了出去还好刚刚转了半个身子跌翻的方向正是科嘉几人退去的方向。

    不过月刹弓却失手掉落被金毛轻轻一击砸的飞上了半空。

    挨了重重的一击刹娜整个左肩的骨头都碎掉了但比起失去月刹弓这些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身子在翻滚眼睛却一直盯着半空中的弓不甘和不舍让她难过的要死一张俏脸聚成了团。

    “去!”

    火舞还盯着远处的飞龙在射哪怕退着也没怎么耽搁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手下的进账已经过了十二只凶的很。余下的人中就属惊蜇的眼神最好了毕竟也是被兽神改造过的。

    刹娜丢掉月刹弓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看了个清楚明白想都没想直接抓起肩头上蹲着的紫电貂用力的抛了出去直指还在半空中没有落下的月刹弓。

    关键时刻紫电貂也真给面子只一闪就到了月刹弓处衔住弓弦踩着破开了冰壁后零散射来的铁羽飞的逃了回来。只是个子太小对比这一米多长的月刹弓样子看起来说不出的好笑。

    看到了这一幕刹娜总算长出了一口气眉头刚刚舒展开又被肩上的疼痛给聚了回去。

    科嘉几个大步接住了摔回来的刹娜一手抱着另一只手挥出了雪羽降尘是刚刚退的时候趁着好不容易的空闲释放出来的。

    这招对那只金毛没什么威胁力但足以挡住马上就要扑上来的鬼面枭和钩尾蝇为撤退争取一点时间。

    奇怪的是那金毛重伤了刹娜之后却没有追上来反倒一拧身又跳了下去。不过科嘉也没精力顾及它了急忙抱着刹娜跟上前面已经跑开一段距离的大部队。

    雪羽降尘用来阻截追兵再合适不过就算钩尾蝇一身硬鳞却也挡不住那力道被无数的雪片给压得死死的再也蹦跳不起来。而鬼面枭的铁羽不够结实护不住它穿越雪羽降尘覆盖的区域只好停下了追击加上那漫空降下的雪羽已经被钩尾蝇搅得一团糟削着旋着往下落看着就恐怖。

    有了足够的缓冲总算是拉开了足够距离抬头看过去太阳才刚刚隐去了最后那半张脸。

    被雪羽降尘阻了视线火舞终于停止了继续阻杀飞龙前前后后总共十五只飞龙挂在她的手里晨曦这一次可算是饱饮了鲜血和灵魂大大了一次威。

    跳下冰台之后天臣拉住了惊蜇让其他人继续跑。

    “快!罡雷炼狱!”

    惊蜇一呆不理解天臣这是的哪门子神经不过还是下意识的按着天臣的意思开始准备罡雷炼狱。

    紫电貂很没义气的扔下他落在地上一路狂奔转眼追上前面的几个跳到游鱼的头上搭乘顺风车。气得惊蜇直翻白眼还要不停的劝自己冷静别被魔法反噬电着自己。

    只是心里免不了的忐忑这一放出罡雷炼狱就等于是没了退路虽然可以阻住后面的追击但自己的小命也就算是交代了不是不舍得是舍不得。

    心情起伏不定弄得百多个雷球也上下的震颤陪在他身边的天臣皱了皱眉。惊蜇有些怕天臣从沙漠起就怕他看他皱了眉急忙定下心来不敢在胡思乱想。

    远处科嘉六人跑得只剩下一点影子后面的冰墙也只有薄薄的一层了数不清的怪物齐齐的瞪着惊蜇瞪得他心寒。

    危险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什么也做不了唯有等。

    惊蜇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紧张反倒还有心情去留意那铁蜥蜴的牙齿是不是整齐舌头上是不是也长着倒刺。考虑着一会儿是被爆开的雷球炸死还是被这些牙尖嘴利的东西拿去填了肚子。

    不过一个瞬间脑子里却转过千百个念头直到那冰砰然碎掉。

    在下一个瞬间惊蜇很意外的现自己还没死也没听到雷球炸裂的声响只有脑袋晕晕的眼前也有点黑还有就是胸闷似乎刚刚做了什么极限运动一样。

    还没等他缓过神儿来就又是一阵的晕眩如是重复了三次。最后强自撑着支开眼睛入目处却是科嘉的那一身蓝色的风衣。

    张了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停留在意识里别说张开嘴巴了连稍稍抬一下头不看那风衣的下摆看看上面都作不到。

    “交给你了再继续估计他撑不住。”

    眼前一起一落惊蜇猜自己被换了个位置只是却感觉不到身体的所在脑袋就像在天上飘着一样没根没凭的不过胸闷倒是好了或者说感觉不到身子也自然不会被身子拖累闷不闷的不知道只是很有些诡异的味道。

    想要定下心来好好琢磨一下刚刚都生了什么自己这是怎么的啦可脑子就是不听话仍在那儿云里雾里的东一下西一下。

    直到一个声音传来惊蜇才忽然间从那说不清楚的感觉中回醒过来。

    “瞬间移动……后遗症?”

    在惊蜇的记忆里这个声音是属于游鱼的那个最好说话也从来不欺负自己的生命骑士。

    “算是吧他体质好连续了四次都没吐。”

    这个是天臣他说自己没吐可为什么要吐?

    “那你怎么没事儿?”

    游鱼问出了惊蜇想问的话。

    “适应从一次开始。”

    天臣的耐心很好一句一句的都给了解答。只是惊蜇却有些委屈。

    “你自己都是从只一次再慢慢增加的适应上来的为什么到了我这儿就直接上到四次了?”

    可惜这一次游鱼没再帮着问。

    到这会儿惊蜇已经明白刚刚生了什么在怪群破开冰壁的时候天臣及时的带着他一块进行了瞬间移动而且还是连续的四次直接追上了前面的六人。

    他现在这个状态就是初次进行瞬间身体不适应的结果这还是因为天臣说的体质强的结果。惊蜇不敢想像要是身体弱的这么折腾一番会是个怎么样的下场。

    “他现在感受不到身体你扛着就行不用托着省点儿力气一会儿还要用。”

    “哦。”

    天臣的话游鱼丝毫不会怀疑其准确度他说没事儿那就是没事儿。

    于是惊蜇一下子被面朝下的搁在了肩上看着地面忽的一下近了再又离开。

    惊蜇想抗议因为他已经渐渐的有了些感觉知道这样很不舒服要回去刚才的位置上不过这话却很难说出口刚刚忽略掉的胸闷又很凑热闹的赶了上来。

    “我先走一步回去看看情况。”

    “好的。”

    天臣微一做势再次启动瞬移闪烁着消失在远处。

    同一时间游鱼肩上的惊蜇再也忍耐不住被天臣瞬移时带起的些微动荡引得吐了出来。

    “唉可怜的孩子。”

    游鱼的话让惊蜇直想哭。

    前面一些闷头赶路的科嘉脸色很不好看一身的魔力耗费的七七八八想要回复到最佳状态至少得要明天太阳再升起的时候。刹娜的伤很严重整个左肩全都碎了难以想象这还只是被擦碰了一下那金毛利爪果然凶悍。

    火渣上一次玩得有些过火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仍旧呆在幻境里暂时帮不上忙让科嘉的心情更加糟糕。

    本以为问题不大的一次拖延行动最后却弄到如此狼狈队伍里的三个法师基本上都不再有战斗力了。刹娜重伤火舞轻伤短时间都最好不要再想拿弓只剩下游鱼跟荷叶两个骑士而其中还有一个也是带着伤的。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贾子虚非要用一副惊赞加叹服的眼神左瞄右看的似乎这不是一支逃亡着的小队而是得胜归来的胜利将军。

    其实这么想倒是科嘉的错了贾子虚从来不敢想像以区区七个人的战力扛着上万魔兽的压力硬是阻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而且战果也足够的辉煌足足挂掉了数百的钩尾蝇十五只飞龙其中还有一个是bss飞龙王最后更是把金毛利爪王都给逼退了。

    难以想象就那个缩在科嘉怀里的纤细的女孩居然能顶着金毛正面拼杀而不落下风最后还是因为不了解对手被阴了一招才受伤退下。一把战弓能玩到这个程度让他这个同样讲究近战的盗贼好不汗颜。

    最后出现的瞬间移动已经无法在给饱受刺激的神经施加怎么样的威力他贾子虚已经麻木、已经习惯了。